金蟾捕鱼下载  
您当前的位置:金蟾捕鱼下载>金蟾捕鱼电脑版下载>「苹果娱乐平台合法吗」财信研究评10月货币数据:信贷回落但结构改善 降准降息并非不可期
 
内容中心
「苹果娱乐平台合法吗」财信研究评10月货币数据:信贷回落但结构改善 降准降息并非不可期
作者:匿名 浏览:680 时间:2020-01-09 11:29:05

「苹果娱乐平台合法吗」财信研究评10月货币数据:信贷回落但结构改善 降准降息并非不可期

苹果娱乐平台合法吗,来源:明察宏观

文 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 伍超明 胡文艳

投资要点

2019年1-10月,国内社融增量为19.41万亿元,同比多增3.21万亿元;10月当月社融增量为6189亿元,同比少增1185亿元。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实体投资需求仍不足,国内新增信贷规模同比温和回落。三季度以来央行逆周期调控力度明显加大,信贷结构持续优化。预计未来数月流向实体的信贷资金有望继续增加,社融与m2增速大概率稳中趋降。具体看:

社融:受信贷和专项债共同拖累影响,增长动力不足,增量低于预期。10月份国内新增社融6189亿元,同比少增1185亿元。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地方政府专项债分别同比少增1671和1068亿元,是本月社融回落的主要拖累因素。从累计数据,1-10月份社融同比保持多增,其中人民币贷款、表外融资和企业债券三项贡献率超八成,地方政府专项债的贡献则继续减弱。

信贷:居民短贷与其他部门贷款少增拖累本月增幅,但信贷结构边际优化,企业中长期贷款连续三月同比多增。10月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同比少增357亿元,其中居民户短贷、票据融资和其他部门贷款分别同比少增1284、850和984亿元,导致流向实体的信贷同比少增较多。但国内信贷结构持续优化,10月国内非金融性公司中长期贷款为2216亿元,同比多增787亿元,已连续三个月改善。预计未来数月国内信贷增速仍将延续小幅放缓态势,但结构上流向实体企业的中长期贷款有望持续增加。

流向:基建和地产仍是主力方向,但预计年内基建资金来源将放缓,房地产融资边际改善或难持续。一方面,年内流向基建领域社融资金仍较多,但本月基建资金来源受债券发行和其他部门贷款放缓拖累。如2019年1-10月与基建相关的表外融资、政府债券、地方政府专项债以及对其他部门的贷款分别同比多增10610、5664、3678和3362亿元,但后三者增幅较1-9月分别下降1369、1068和984亿元。另一方面,受地产商打折促销刺激,房地产融资边际改善,如1-9月份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累计同比增长7%,较1-8月提高0.5个百分点。但随着降价促销边际效用趋弱,叠加“房住不炒”严监管,预计未来数月地产消费、投资与融资增速均面临放缓压力。

信用派生能力增强对冲财政存款环比增加影响,助力10月m2企稳,预计11月m2增长8.3%左右。10月信用派生增强、翘尾因素增加0.3个百分点均有利于m2增速企稳;但财政存款环比增加12577亿元,以及受债券市场调整金融机构债券投资增速回落,均不利于m2增速提高。展望未来,11月翘尾因素下降1个百分点不利于m2企稳,但财政存款将环比下降,叠加全球新一轮“降息潮”下,央行逆周期调控大概率延续,预计11月份m2增长8.3%左右。另外,受国内经济处于继续寻底阶段,我们维持年初以来m1和m2增速拐点已经出现的判断,但两者剪刀差将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存在。

货币政策:预计央行将择时继续降准、加大结构性政策力度以维持“量稳”,下调lpr和mlf利率以实现“价降”。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受阻的情况下,需加大结构性定向工具力度;受制于“猪周期”推动下的cpi上涨、汇率和资本外流因素影响,利率下调时间只会延迟,不会“缺席”,央行将根据国内基本面择时灵活降息,降低融资成本。

正文

事件:2019年10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分别较上月和上年同期少增10287亿元和357亿元;社融增量为6189亿元,分别较上月和上年同期少增16536亿元和1185亿元;货币供应量m1同比增长3.3%,增速较上月末降低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6个百分点;m2同比增长8.4%,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4个百分点。

一、信贷温和回落反映实体需求不足,但结构持续改善或可期

(一)社融:受信贷和专项债共同拖累影响,增量低于预期

10月份社融同比回落,主要源于信贷和专项债的共同拖累。10月份国内社会融资(简称社融,下同)规模增量为6189亿元,同比少增1185亿元。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地方政府专项债分别同比少增1671和1068亿元,是本月社融回落的主要拖累因素;相比之下,表外新增信托贷款和新增委托贷款继续小幅改善,分别同比少减少649和282亿元(见图1)。

1-10月份社融同比保持多增,人民币贷款、表外融资和企业债券三项贡献率超八成。从累计数据看,1-10月份社融增量为19.41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多增3.21万亿元。从贡献因素看,人民币贷款(社融口径)、表外融资和企业债券融资是年内社融增量改善的三大重要推动力量,分别累计同比多增11234、10610和7017亿元;相比之下,1-8月贡献较大的地方政府专项债,此后发行规模下降,累计同比仅多增3678亿元,对社融增量的贡献继续减弱(见图2)。

整体上,国内社融增长动力不足,社融存量增速亦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至10.7%,表明实体需求依旧疲弱;但值得欣喜的是,国内社融结构呈现出优化迹象,年内直接融资特别是企业债券融资规模和占比均有所增加。预计未来数月国内社融增长仍有一定压力,但整体上将继续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社融结构亦有望持续改善。

(二)信贷:结构边际优化,企业中长贷连续三个月同比多增

10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微降,源于流向实体信贷下降。10月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6613亿元,同比少增357亿元。其中,流向非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1391亿元;流向实体的贷款,即流向居民、非金融性公司及其他部门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分别同比少增1426和241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回暖抵消了部分实体信贷的下降(见图3-4)。

10月份实体信贷下降较多,源于短贷票据和其他部门贷款拖累,但企业中长贷款改善明显,助力信贷结构继续优化。10月份国内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同比大幅少增2178亿元,其中主要是因为票据融资和居民户短贷分别同比少增850和1284亿元;另外其他部门贷款同比少增984亿元,少增额较上月继续扩大(见图4)。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0月份非金融性公司中长期贷款为2216亿元,同比多增787亿元,已连续三个月改善。

1-10月份人民贷款同比保持多增,企业短贷及票据融资、其他部门贷款和居民长贷是三大主要贡献力量。从累计数据来看,1-10月国内新增人民币贷款14.29亿元,较上年同期多增4508亿元。其中,非金融性公司短期贷款、票据融资、其他部门贷款和居民中长贷是重要贡献力量,分别同比多增7610、4350、3362和2957亿元(见图5)。但值得关注的变化是,8月份以来累计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少增额持续收窄(见图6),国内信贷结构持续优化。

整体看,国内实体经济信贷需求仍然不足,但下半年以来信贷结构呈边际改善态势。具体表现为:一是年内用于中长期投资的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额仍低于去年同期,但近三月进入实体企业的中长期贷款持续增加,1-10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少增额已收敛至-113亿元(见图5)。二是年内信贷资金主要流向企业(短贷和票据融资)、基建(其他部门)和居民(中长贷),其中流向企业的资金主要用于解决短期流动性问题。这意味着前两者增加更多地体现为逆周期调控加码的结果,后者则是居民加杠杆购房的结果。目前信贷流向结构的边际优化,即流入居民部门中长期资金的边际减少和流入企业中长期资金的增加,将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

展望未来数月,预计国内信贷增速整体延续小幅放缓态势,但结构上流向实体企业的中长期贷款持续改善趋势或有望延续。

(三)流向:基建和地产仍是主力方向,但预计年内基建资金来源将放缓,房地产融资边际改善或难持续

从社融资金的行业流向看,基建和房地产仍是主力方向。预计年内基建资金来源或受债券发行和其他部门贷款放缓的拖累,房企融资边际改善难以持续。具体来看:

年内信贷资金更多地流向了基建领域,但10月基建资金来源受债券发行和其他部门贷款放缓的拖累。与基建相关的资金主要包括政府债券、表内对其他部门的贷款(主要对应机关团体贷款,下同)、地方政府专项债以及表外融资。2019年1-10月,表外融资、政府债券、地方政府专项债以及对其他部门的贷款分别同比多增10610、5664、3678和3362亿元(见图7),其中政府债券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受发行节奏影响,增幅较1-9月分别下降1369和1068亿元,属于正常回落。其他部门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其占比自2018年4月由负转正以来整体维持改善趋势,截至2019年10月达到13.5%(见图8),同比提升2.0个百分点。从信贷结构看,年内信贷资金更多地流向了基建领域。

考虑到未来国内稳增长压力仍大、企业主动增加投资意愿仍具有不确定性,基建投资增速有望继续有所提高,但目前国内财政支出压力有所显现,政府债券和专项债券四季度发力空间已有限,短期基建资金来源提升幅度或温和。然而,随着前期基建资金到位、项目逐渐开工,我们对四季度基建投资增速并不悲观。

房地产融资边际改善,但可持续性不强。一是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有所改善。如2019年1-9月份,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累计同比增长7%,较1-8月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占房地产资金来源比重超五成和三成的其他资金(包括定金及预收款和个人按揭贷款)与自筹资金分别同比增长8.8%、3.5%,较1-8月增加1.0和0.4个百分点(见图9),是主要贡献力量。二是与房地产资金来源增速同步性较强的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持续改善,2019年1-10月份,国内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为-7532亿元,同比增长53.7%,增速较1-8月提升2.9个百分点(见图10),但考虑到受地产信托融资监管趋严影响,预计未来通过表外渠道流入房地产的资金不会大幅增加。三是国内房企海外发债呈小幅回暖态势,如2019年8-10月国内房企海外发债金额分别为15.8、25.3和31.0亿美元,逐月增加,但整体仍低于1-7月份的均值57.5亿美元。

10月房地产融资小幅边际好转,主要源于地产商加大力度降价促销刺激了居民购房投资,国内房地产销售面积同比大幅增长,但房价增幅明显放缓,也反映未来房企资金来源可能偏紧。展望未来,预计地产降价促销的边际效用或逐渐趋弱,地产消费、投资与融资增速均面临放缓压力。

二、信用派生能力增强助力m2持平上月

(一)信用派生能力增强对冲财政存款增加支撑10月m2持平上月,预计11月增长8.3%左右

10月份m2增速与上月持平,原因有四:一是翘尾因素较上月增加0.3个百分点,利于m2增速提高(见图11);二是财政存款环比增加12577亿元至5551亿元,不利于m2增速提高;三是金融体系内部降杠杆呈放缓态势,但9月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增速和金融机构债务增速均小幅有所回落,其中受债券市场调整较多影响,9月金融机构债券投资增速有所下降(见图12-13);四是本月银行新增中长期贷款明显改善,信用派生有所增强,同时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政策红利加速释放,金融机构股权及其他投资增速亦明显回升,对m2企稳提供支撑(见图13)。

根据历史经验,2019年11月份财政存款将环比下降,利于支撑m2增速企稳;但11月m2翘尾因素较上月降低1个百分点,不利于m2增速提高;同时未来数月ppi维持负增长,企业盈利和经济下行压力依旧存在,央行逆周期调控大概率延续,预计11月份m2增长8.3%左右。

展望2019年,全年m2翘尾因素比2018年下降0.2个百分点(见图11),对m2增速的影响较小;三季度以来随着国内经济结构性矛盾突出、全球总需求下降、贸易摩擦负面影响逐步显现,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央行逆周期调控力度明显增加;同时,未来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将保证m2和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当前m2增速为8.4%,与前三季度名义gdp增速7.9%大体匹配;预计全年m2增速或维持相对平稳,约增长8.2%左右。

(二)经济继续寻底,m1和m2增速剪刀差仍将持续存在

10月份,m1与m2增速的剪刀差为-5.1%,差值较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但较2018年底收窄1.5个百分点,整体延续剪刀差收窄趋势(见图14)。2018年以来,m1与m2增速反向变动,我们认为主要源于:一是在理财产品收益率回落的背景下,居民部门增加了活期存款配置,同时房地产虹吸效应减弱,导致个人定期存款增速大幅提高,两者共同推动m2逐渐企稳;二是企业盈利恶化、投资意愿不强,实体企业转而寻求短期票据贴现和结构性存款套利,叠加中长期国内经济结构逐渐由房地产、基建、汽车等重资产行业向消费、服务等轻资产行业转型升级,企业持有现金和活期存款的需求有所下降,共同导致m1增速持续回落。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经济仍处于寻底阶段,利率回落是大趋势,m2和m1增速的拐点大概率已经出现。但考虑到近期全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m2和m1增速的回升或一波三折,预计未来一个时期m1与m2剪刀差将持续存在。

三、预计货币政策将继续降准、加大结构性政策力度以维持“量稳”,下调lpr和mlf利率以实现“价降”

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新一轮全球货币宽松周期正式开启,截止11月上旬全球已有40多个国家或地区一次或多次降息,国内对货币政策的宽松预期亦明显提升。但当前国内经济结构性矛盾突出、cpi上行压力增加、全球经济金融不确定性犹存,在“不可能三角”约束下,预计四季度国内货币政策整体仍将保持“定力”。随着未来稳增长压力的加大,央行逆周期调节和金融供给侧结构调整力度有望提高。

一是总量上预计央行将继续降准、加大结构性货币政策力度,主动扩张信用创造,缓解实体信贷需求不足问题。一方面,实体经济总需求回落背景下,为实现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相匹配目标,未来国内货币m2增速仍有下降压力(见图15),存在逆周期调控诉求。另一方面,实体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受阻,意味着央行仍需主动作为稳定信用创造机制、保证流动性合理充裕。预计央行将势在必行继续降准,维持较高的货币乘数;将继续加大结构性货币政策力度,扩大psl/tmlf/mlf等规模,稳定甚至适度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以配合财政政策发力稳增长和调结构;创新和丰富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化解银行资本金不足、流动性分层、实体信用二元化等难题,有效弥补国内流动性缺口,实现逆周期调节。

二是价格上将继续择时推动lpr利率下行、下调mlf利率,以降低融资成本。一方面,实体经济供需两端中长期下滑风险加大,当前国内实际利率却仍高于2018年水平(若考虑核心通胀率这一情况更为严峻),为稳定总需求,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有必要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全球降息周期开启也一定程度缓解了货币政策“不可能三角”的约束,扩大了货币政策空间。另一方面,国内降息力度仍面临诸多制约因素,如未来cpi面临上升压力,受猪肉供给不足影响10月cpi创3.8%新高,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cpi将“破4升5”,同时降息或进一步提升人民币贬值预期,助推房地产价格上涨,不利于经济金融稳定。这意味着未来央行将重点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商业银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推动lpr加点幅度和银行贷款附加费用下降,下调mlf政策利率仍可期,但在时间和力度上更灵活和温和。

另外,根据我们的测算,9月国内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合意水平小幅回升,(见图16),受国内物价水平结构性上行压力继续增加、全球经济金融不确定性加大影响,短期债市面临一定调整压力。

© Copyright 2018-2019 swamiarvind.com 金蟾捕鱼下载 Inc. All Rights Reserved.